將祝福帶入生活

將祝福帶入生活

仇敵無數,朋友不多的人生,何必? 李敖走了 有人說他是一代文壇巨匠,有人說他感情一攤爛帳,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他,人人都有褒有貶。 當醫生宣布他只剩三年壽命可以活,李敖起了一個念頭,再開一個節目叫”再見李敖”,邀請他過去的仇人、敵人、友人、情人來上節目,他想要好好說些真心話,在他離開人世之前。 李敖在自己最後親手寫的文字裡,形容自己”仇敵無數,朋友不多”,轟轟烈烈的人生,一生前前後後狀告了超過3000個人,一直豎立一種天不怕地不怕的形象,但即使這樣的人,在生命的最後,也想再好好看看身邊的人,好好說些心裡話。...
自信,是我們送給自己最棒的禮物

自信,是我們送給自己最棒的禮物

轉化負面情緒為改變的動力 倫仔在朋友群中,是屬於比較不引人注目的那種人,偏矮的身高搭配過瘦的體型,就像班上坐第一排的學生,所以大家習慣用”仔”來叫他。 倫仔也不太重視外型,常常覺得他的頭髮看起來好像好幾天沒有洗,雜亂而且油亮油亮,再配上一副黑粗框眼鏡,老實說在人群中,他的存在感很低,雖然很多人覺得他應該是單身,其實他有一位交往超過三年的女朋友,女生的外在條件還不錯,白白淨淨的外型,說話也蠻溫柔。...
愛情第一步,先愛自己

愛情第一步,先愛自己

關於感情,是放不下或者不甘心 小芯年紀不大,俐落的短髮搭配說話快節奏,可以知道她在工作上是個很有想法的女孩,但是當我們聊到感情的部分,她意外地露出為難的神情問我,『雖然我現在有一位交往五年的男友,可是我對前任男友一直放不下,即使朋友都說我只是不甘心,並不是愛,可是過去這五年我一直忘不掉他,你認為我跟前任男友還有機會嗎?』 『妳是說重新在一起的機會嗎?』我再確認一次她的問題。 『對!』小芯回答得簡潔有力。 『為什麼妳的朋友會說妳只是不甘心,並不是愛?有發生什麼事嗎?』...
幸福,需要用心陪伴

幸福,需要用心陪伴

人際關係就是家庭狀態的縮影 朋友介紹阿哲來找我對話,他戴著粗黑框眼鏡,高高的身材在人群中相對亮眼,目前在一家國營銀行當櫃員,不過跟同事的相處有點不愉快,簡單聊過工作狀態後,直覺認為阿哲跟家人相處的模式,間接影響了他的人際關係,於是話題轉到家人身上。 『爸媽也跟你一起住在台北嗎?』我問阿哲 『沒有,媽媽住在彰化。』阿哲說 『她一個人住在彰化?還是有其他家人?』 『因為我是單親家庭,媽媽一個人住在彰化,不過姐姐也住在附近,但是我跟姊姊不太聊天就是了。』 『你常回彰化嗎?』我問阿哲 『超過一年沒有回去了,上一次是去年農曆年前。』阿哲說...
惰性擊垮你了

惰性擊垮你了

內心充滿意志但行為不一致 『來到業務單位一年多的時間,可是一直沒有好的績效,我應該要換工作嗎』女孩這麼問。 『這個問題沒有絕對答案,要先問自己是因為能力不夠,還是行動力不夠』我回答。 『應該是行動力不夠,我其實都知道該做什麼,但就是很懶,當業務要經常聯絡客戶,可是一想到要拿起話筒跟客戶說話就覺得好麻煩』女孩回答得很誠實。 『既然如此當初怎麼會想找業務性質的工作?』我反問。 『我之前當過家教,也在超商打過工,做一段時間之後覺得太無聊了,才想轉換有挑戰性的工作』女孩說。...
撐過去就是你的

撐過去就是你的

有時候天時地利人和剛好少了一項 眼前的女孩一頭飄逸長髮,文文靜靜的,態度從容看不出有什麼脾氣,坐下來只是微笑,似乎在等我先開口。 看一看女孩的人生使用手冊後我問,『工作狀況還順利嗎?』 女孩沉思了一下說,『嗯...還可以,為什麼你會想先問我的工作狀況』 『看起來妳的2017年似乎過得不太順利,尤其是在工作這一塊,我才想先了解妳的工作狀況』我說。 『如果用業績來看,表現不好不壞,但是我壓力很大,有時候明明談好的案子,卻莫名其妙地飛走,主管一直覺得是我不夠努力,好多內心的話又不知道跟誰說,講了也沒有人懂』女孩說得有點哀傷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