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正重要的,是找到並看見事件的本源。

逗點符號在文學上定義與使用,它常出現在一段較長的話語中,表示停頓,同時也表示著前段話還沒有說完。進一步的思考,逗點在我們生活的對話與閱讀中,它延伸出兩個概念,停頓=“喘息,還沒有說完=“延續的意涵。

回歸到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大家可以靜下心地想一下:

有那麼一件事情,從我們每天早上起床開始就一定會遇見,也是打從嬰兒開始就養成的日常活動,並和身旁的人有關,這件事情好,我們會感到愉悅快樂,如果不好,我們會感到難過生氣。

你想到的是什麼事?

『溝通對話與關係相處。』

每天從和身邊的人道聲早安開始,我們就開啟了一天的溝通對話和關係相處的大門。然而,在生活步調快速的現代生活中,人們凡事講求效率、效益,取得任何資訊方便快速,事事分秒必爭,有著差之毫釐失之千里的緊迫感。人們習慣了,也讓這樣的習氣延伸穿透我們所有的生活。

看似簡單的溝通對話與關係相處,卻成為現代人最容易忽略也最惱人的課題。對於許多人來說,時間和精力應該投資在更有效益,或是高報酬率的事情上。溝通對話與關係相處,對於許多人來說是一個繁複又耗費時間的事情,為什麼不能像面對工作一樣簡單的就能處理與解決,甚至有時候我們就這樣簡單處理了。所以,對於溝通對話與關係相處,始終有各種黑人問號冒出在我們腦海。

人際溝通的相處問題,開始浮現在我們的生活中,我們陷入思考、揣測,大腦馬不停蹄地運作,各式各樣的沙盤演練,翻找記憶跟知識資料庫,或是上網Google,還是去書店找書,試圖從全世界的專家文章書籍中,找到一套解決問題的SOP和方法來套用。如果還是沒辦法脫困,我們就開始找尋身邊親近的人傾訴,在同溫層待了一陣子,獲得了安慰和支持後,再次回到生活中。

試問,這些思想行為幫我們解決根本問題了嗎?

事實上,我們根本上沒有獲得喘息,而且還讓溝通對話與關係相處,不斷地黑化延續下去,因為,人們總是習慣對事件的表面和結果去做處理,但核心根本問題還在,真正重要的,是找到並看見事件的本源。

逗點之前,透過好奇到核實,看見更多事件背後隱藏的根本問題。

回到逗點本身,在生活中,我將它定義為當下,也就是此時此刻在逗點之前,表示過去,也就是記憶和已發生事件,逗點之後,則表示未來,是延續和未發生事情

在面臨溝通對話與關係相處問題的發生,絕大部分的人習慣於檢視與討論過去,同時還預設了未來的發展。我們可以適時的在當下,為自己生活下一個逗點,給自己一個停頓與喘息的時刻。如同禮記/大學的其中一段記載:知止而後有定,定而後能靜,靜而後能安,安而後能慮,慮而後能得。物有本末,事有終始,知所先後,則近道矣。

我們總是想快速得到與得道,但人特別容易被情緒情感所牽動,我們不容易靜下來,更看不清楚事件背後的真實樣貌。然而,喘息所帶給我們的就是,停頓,停止,我們需要適時的讓情感與思緒嘎然而止,逐漸地讓自己心情平靜。平靜了,心也安了,這就是最恰當思慮如何面對的時刻。

重新回到逗點之前,去看看發生在過去的事件是怎麼一回事。可以先從好奇開始,好奇心,讓我們對事件產生許多的為什麼,我們會開始與自己對話,從事件的結果去問自己為什麼?

為什麼這次的對話會這麼糟糕,我們會吵架?是因為對方說了這句難聽的話。

那為什麼我要因為對方這句話而憤怒?為什麼這句話對我來說又是難聽的話?

對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他當下的想法與感受又是什麼?為什麼他要這麼說?

透過一次一次近一步向內探索的自我對話,我們開始會進行另外一個動作—核實。我們開始去核對與確認原因,並逐漸的看見自己,也看懂他人;對於事件本身越看越清晰,也越來越了解自己內心的情緒與情感的源頭。

老公,你剛剛為什麼會說這句話呢?我聽了這句話很難過,這讓我感到很不舒服,所以我產生了很大的情緒。在我第一時間帶著這麼大的情緒回應反擊回去的時候說,你當下的情緒跟感受是什麼?

因為我很擔心妳,妳為了家裡付出了時間照顧小孩,而我自己在工作上也面臨了升遷考核,事情接踵而來,一直之間沒有掌控好自己的情緒,才會說了那些話。

這整個自我與他人對話歷程也是一個重整,重新獲取資訊與思考的概念,透過好奇到核實的歷程會幫助我們重新整理大腦資料,獲得新的資訊,破除成見,看見更多事件背後隱藏的根本問題。

逗點之後,走向舒服自在,幸福人生的延續。

看懂了自己,看清楚了根本源頭,逗點之後,對於未來我們又該如何延續?

這一連串的好奇、對話與核實,你還會發現對於過去,我們因為了解的更為深入,更看清楚彼此與事件的內涵,我們的內心自然而然,產生了同理之心。因為同理,內心的責備、抱怨、怨氣、委屈、傷害,所有的負面情緒逐一慢慢抹平;因為同理,我們可以為事情的本身去重新作定義,正所謂定義,才會為我們帶來意義。重新定義這段關係,原本緊繃的溝通對話與關係相處,會因為我們的同理與重新定義而變得輕鬆自在。

逗點,對於我而言具有更深一層的意義,它是一種生活中的智慧。逗點的當下,它能使我們的生活多了一點喘息的空間。逗點之前,好奇與核實,會讓我們對彼此與生命多了一點同理心與慈悲心。逗點之後,則是讓我們生命中的每一段關係,都舒服自在,走向幸福人生的延續。

 

作者簡介 楊均睿

2018年我開始接觸東方心理學,過去我常在思索,如何讓自己的生活過得有意義。

學習東方心理學,讓我看懂自己的根本特質,也清楚自己的人生目標:透過自身專業的影響力,給予他人啟發與幫助,就是我探尋的生命意義。

在游老師的激勵下,2018年09月我開啟了與人對話的旅程,與人對話使我對周遭的人事物產生更多同理心,同時在生活、家人等面向都有收穫,也調整的越來越好。

讓生命運轉,從了解自己與給予他人開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