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不喜歡的變成喜歡。

十多年前,我剛開始學習八字命理的第一年,我的八字老師在台上突然指名我,要我隔天幫他代課。

「明天?代什麼課?」

「八字課啊!因為明天老師有事情沒有辦法來教課。」

這一切發生得太快,當時能教這個課程的老師都至少有十年以上的經歷,台下坐著一兩百位學生,每一位都比我資深,我不知道為什麼選上我。恐懼是立即的,我一想到明天要上台,覺得我可能會死在台上,但有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,這聲音叫我不要抗拒,面對自己的恐懼、接受它!我聽從這個聲音,沒有拒絕。

那是一整天六個小時的課程,我空手上台,侃侃而談了六個小時。當時台下兩百多位八字老師,都很訝異我怎麼有辦法如此自在,上台就開講了起來,台下多數教了十多年的老師,還得拿著講義、看著講稿講課呢。他們問我,是不是昨天整晚沒睡背起來的?

那次之後我就成了正式的八字老師,我才學習一年,就已經在台灣北中南四處授課了。只要我的名字出現在課表上,整間教室就是爆滿,好多學生跟著我在全台灣到處跑。不會有人知道,我對於要上台、要面對人群有多麼恐懼,就算到了現在,每一次上台,我依然戒慎恐懼、戰戰兢兢。

當你開始把不喜歡的變成喜歡,生命會自己去創造它要的一切。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一股力量推動著我,但我知道,我遇到的人、事、物,都讓我一直處在高潮的狀態,可以明顯的感受到,自己的思考正在做出改變,我的生命啟動了。

我們在生活中或許看某些人覺得不順眼,因為不喜歡那個人的行事風格,所以不管對方說什麼、做什麼,都會覺得刺耳、刺眼,心裡常覺得討厭,那個人永遠都在視線範圍內,沒有辦法請他離開。

如果有個機會,我們開始和對方有了互動,所謂「不打不相識」,因為不可避免的互動而產生了連結,才有機會重新了解對方、認識對方,這才發現,他好像不是自己過去主觀所認知的樣子,一直以來,那個人所說、所做的都沒有變,但我們卻覺得,與過去相比較的他,現在有趣極了。

你就是那個光,走入黑暗,你會看到自己

「恐懼」不也是這樣「不打不相識」嗎?從來沒有人教我們如何和恐懼相處。恐懼明明不是一個人,如何擬人化呢?因為我們把自己當成物質,自然沒有辦法用物質的角度去思考恐懼,但如果我們看待自己是能量、恐懼也是能量,一旦你能體會那樣的概念,就會覺得比較合理了。

既然恐懼不會消失,一直在那邊,為什麼不試著主動與它打招呼,重新定義它?你會害怕,是過去的經歷造成大腦主觀的認知。主動與它和平相處,它一點都不恐怖,恐怖的是你自己的胡思亂想。事實也證明,有腦袋裡想的事情,百分之九十九根本不會發生。既然不會發生,為什麼要害怕?這就是人類,無聊透頂,還自以為面面俱到。

我們對無法掌握的未知都會感到害怕,所以不敢去面對未知,我們想要逃避,卻沒發現恐懼的能量一直在心中,一直在我們的能量場裡,根本擺脫不了。

恐懼就像一團黑暗,我們不知道裡面有什麼,可惜我們不知道自己擁有強大的能量,我們自身就是一個發光體,你只要向黑暗走去,那裡就會變得光亮。你必須正面迎向你所恐懼的黑暗,而不是站在外頭看著黑暗,越看越害怕。會害怕全都是因為對它的想像,而這想像是來自心裡的力量太過薄弱,你以為要保住光芒,只能一直往後退,其實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往前進,只要你一前進,黑暗就會變光明。

黑暗一直都在那裡,你本身這個發光體只要向前行,黑暗就變亮了。往前走,你會發現真的沒什麼,你以為是黑暗不見了,但黑暗一直沒有離開過,只是與發光體合而為一罷了。在你決定開始走向黑暗、進入黑暗本身,你就開始看不到黑暗了,雖然黑暗就圍繞在你四周,你卻感受不到黑暗的存在,你只會看到正在發光的自己。

你可以自在的與恐懼相處了,你已經在時空中改變了一切,這一團黑暗再也無法控制你,你也不再害怕它的存在。向它走去,你只會看到光亮,那是你自己發出來的光,你看到的其實是自己。

與恐懼做朋友,你才不會感到害怕,這些黑暗對你根本不會造成威脅,你會好奇黑暗裡面到底有什麼?你會開始期待,每天將發生在你身上的人、事、物,你會開始感受到生命的跳動。這一切,只能透過身體力行去體會,無法用言語來形容。

走入黑暗,就會看見光明。

文章摘自每天練習,成為更好的自己》 作者/游祥禾  布克文化出版

 

追蹤游祥禾臉書粉絲專頁 游祥禾-人生使用手冊

關注游祥禾微信公眾號:請掃以下二維碼或打開微信新增好友官方帳號搜尋『關係對話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