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的誤解都從彼此的定義不同開始

定義才會帶來意義,沒有定義,沒有意義。

我們在跟他人聊天對話的過程中,往往不會先對這些對話下定義,於是在彼此認知結構不同下,各自解讀對話內容,最後變成誤會一場。

「這是一顆好吃的蘋果,你一定要多買幾顆!」我們通常不會為這個「好吃的蘋果」下定義,所以你覺得好吃、我覺得不好吃,她覺得很甜、另一個人覺得很酸。明明我們是在探討同一顆蘋果,為何有這麼大的落差?

「我覺得這個女的很糟,我不喜歡這個女的。」你說完這句話之後,我們沒有再繼續聊下去,只因為你是我的好朋友,你說你不喜歡這女的,於是我也不喜歡了。但「不喜歡」的定義是什麼?既然我們是好兄弟、好閨蜜,好像也不需要討論了,這句話對我的意義,就是我也不喜歡這個女的。

「我想成功!」大家都這麼想,於是許多人去上一堆激勵自己成功的課程,但到底什麼是成功?我問了很多上了許許多多課程的學生,「你們追求的成功是什麼?」

起初,他們很開心跟我分享上課後的感動,覺得自己離成功更近了一步。但繼續追問下去,他們對於「成功」的定義似乎沒有多具體的概念,「嗯…..賺更多的錢吧!」這樣的定義,注定為他們人生帶來的意義就是:「沒有賺到更多錢,就注定是個失敗者。」

「你們女人就是不懂啦」、「你們男生才不懂」..,到底是不懂什麼?我們都沒有為這個「不懂」下定義,因為我們不會刻意去探討一般對話中的名詞定義,都用自己過去的理解,主觀的認定一切。

「意義」是一個外在世界的主流,百家爭鳴,各吹各的調,信我者得永生。

「定義」是一個內在世界的探索,深入挖掘,成為生活中的哲學信仰與價值。

這個社會每一天都會發生很多事情,但我們從來沒有養成為這些事情下定義的習慣,讓這些複雜、龐大的信息不斷湧入,任由這些事件的意義淹沒我們,多麼危險。

各行各業優秀的人才都覺得自己是最厲害的,他們都向群眾宣揚著:「只有跟著我才會成功,跟其他人是沒用的。」這就是百家爭鳴。所以現代會有這麼多新興宗教、心靈團體、創造財富等等的組織,他們的語言、宣傳的文案都相當吸引人,那些都是給我們的心智頭腦看的,全都是嗜血,挑動著我們每一根神經的極限,勾起我們每個人的欲望,讓我們趨之若鶩,而我們還以為這些東西就是我們的意義。

「意義」是一個外在世界,就好像是我們終其一生想要去追尋的,我們遵循著某個概念往前,卻不清楚到底在堅持著什麼,望文生義、牽強附會,最後隨波逐流。

我們都用自己的認知在理解對方,但根本是誤會一場

定義,談的是認知。你是怎麼想這一件事情?因為你這麼想了,才會這麼說、這麼做。它是一個經過思考的過程,你會去研究這件事情的原委,最後才成為你的信念,變成你人生追尋的價值,這樣才能為你帶來意義。所以,每一個出現在你生命中的意義,不論是你接受或不接受的,都是經過你定義後允許的。

我覺得這個女的很懶,你覺得那個男的很糟,在這種想法出現後,我們會開始找出他們符合我們覺得所謂「懶」或「糟」的部分,以證明自己是對的。那麼懶是什麼意思?糟又是什麼意思呢?你覺得那個男的很糟,我不覺得糟啊,你看他事業有成,很成功啊!但你就是覺得他是一個對家庭不負責任、很失敗的男人。

我們透過各自的方式替某個人事物下定義,而這個定義帶來的結果就是意義。意義是結果,定義是原因。但我們通常都沒有找出原因;沒有原因,認知就不會一致,所以在認知結構不同的情況下,一群人還可以完成史上無敵的溝通,真的好厲害。你可以看到,一群人聚在一起討論某個議題,講了幾個小時,沒有人意識到他們在定義上並沒有共識,他們還可以一直聊下去。

很多業務努力爭取業績,但到最後才發現客戶不買單,心裡焦急著:「這下回去該怎麼跟老闆交代才好?」客戶一開始就表明沒有意願了,是自己一廂情願,沒有聽清楚客戶的聲音。

客戶說這個產品很棒、很好,但是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要買啊!業務很開心的回去跟主管報告進度,說客戶會買,這真的是大錯特錯了。對話背後所隱藏的認知結構差異,會創造出一種昨是今非的感受,你覺得客戶騙你,但你並沒有受騙,而是你沒去定義他說話的意義。客戶覺得這東西很好用,好用是什麼意思?他說「好用」,是指東西還不錯,如果有需要也有預算,就會考慮購買;但你的「好用」是意味著他現在就要買。

很多人喜歡來問我:「這個男的可以嫁嗎?」「這個女的可以娶嗎?」「如果不好的話我就不要嫁娶了。」這真是太好笑了,我反問當事人:「什麼是好,什麼又是不好?」你相信嗎?大多數的當事人,竟對這問題答不上來。他們只知道要好,但什麼好、怎麼好,自己也沒有一個標準。是要最漂亮的?最帥的?身材最好的?家裡有錢的?會幫你打點生活細節的?還是回到家能做傭人的?是會聽你使喚的?還是會幫你照顧爸媽的?是能生小孩的就好?還是可以讓我結婚之後不用上班的?

問他們:「到底你所謂的好,是哪一種呢?」你通常聽到的回應都是:「可以的話,條件都符合是最好的了。」

你對自己的終身大事都這麼不清不楚,抱著如此輕忽的心態,沒有認真去定義你所想要的,就跑來問我:「這個真的好嗎?」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你才對,因為你的「好」跟我的「好」,很可能是完全不一樣的。

許多女生去算命,算命師跟她講某一個男人最好,可以嫁,因此嫁給這個男人。後來你卻跑去找算命師理論,生氣的說:「你為什麼要騙我?你知道這個男的有多糟糕嗎?這個也不會,那個也不會,又窩囊得要命,一點都不成才。」

算命師很無奈的說:「我沒騙你啊,這個男的威猛、居家、又孝順,還很聽媽媽的話,這樣的男人難道不好嗎?」

文章摘自每天練習,成為更好的自己》 作者/游祥禾  布克文化出版

 

追蹤游祥禾臉書粉絲專頁 游祥禾-人生使用手冊

關注游祥禾微信公眾號:請掃以下二維碼或打開微信新增好友官方帳號搜尋『關係對話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