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我們終於做出決定,跨出那一步從事某件事時,總是希望身邊所有人能夠支持及認同,因為那是我們思索了許久,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的;但若今天立場對調,身邊的摯愛、朋友或是自己的家人,他們經過了長時間的思慮過後,終於決定跨出那一步去做某件事時,你能同樣支持他們、認同他們、給予他們祝福嗎?

踏入職場工作至今,每個禮拜我都會固定挪出一些時間去運動,揮灑汗水的過程真的很痛快!而我自己本身有著近視,在運動的過程中,我非常不喜歡眼鏡的滑動感,所以一直以來都是戴著隱形眼鏡進行運動,但是隱形眼鏡戴久了,眼睛容易乾澀,甚至有一次在運動過程中,隱形眼鏡掉了出來,所以大約兩年前開始,就有著想進行眼睛近視雷射手術的念頭。去年六月,開始搜尋目前雷射手術的所有種類,也查找了許多手術相關的風險及注意事項,終於在前一陣子下定決心要執行這項手術,並且做好了手術前的評估檢查,準備正式告別近視人生。

當我開心的向身邊的親朋好友說

「我思考了好久,也做了很多功課,終於下定決心要去做眼睛近視雷射手術了!我要向眼鏡說再見囉。」

得到的回覆卻是

『你真的要做嗎?感覺很危險耶!』

『近視雷射手術?這麼可怕的手術我才不敢做呢!』

『你不怕有後遺症嗎?』

『我建議你不要做這個手術比較好。』

甚至有一個朋友回覆我

『你不怕醫生不小心將雷射開太強把你弄失明嗎?』

我明白他們的這些回答都是為了我好,但是每個人的話語都是恐嚇及威脅,彷彿我執行這個決定將為我的人生塗上不可抹滅的傷痕。

當我反問他們

「這手術哪裡可怕呢?」

「有什麼後遺症呢?」

「哪裡危險呢?」

「為什麼建議我不要做?」

這些親朋好友卻回覆我

『因為是動眼睛的手術啊!感覺就很可怕。』

『我聽說手術過後眼睛比較容易乾澀跟畏光。』

『沒有為什麼阿,就只是感覺很危險。』

『因為很多眼科醫生都還是戴著眼鏡啊,他們都沒有做就代表這手術一定有問題的!』

這些親朋好友當中,沒有任何人做的功課比我多,對於手術過程也沒有一個人比我更加了解,然而他們都是每個人根據「聽說」、「感覺」、以及對於雷射這個手術的「想法與偏見」,就否定這所有一切。

同樣的模式在我們人生中不斷上演

A「親愛的,我思考了許久,決定要離職了。」

B『工作不是做的不錯嗎?為什麼不再堅持一下?』

 

A「媽,最近我參加了學校社團,在那邊交了很多新朋友耶!」

B『讀書都來不及了,還參加什麼社團,去把社團退掉!』

 

A「我決定趁這段假期去學潛水,享受在海裡悠遊的快感。」

B『那麼危險的運動你怎麼敢去?前幾個月不是才有人因為潛水而往生嗎?我勸你還是不要去吧!』

我們的人生中一定扮演過A這樣的角色,經過縝密的思考過後終於做出決定,並且興高采烈地向身邊的人分享,就只是希望能夠獲得對方的支持及認同,最後卻得到無情的否定。但是請回想一下,我們是否也曾扮演B這樣的角色,因為自己對於同一事件的看法與對方不同,就否定對方所做出的決定,並且根據自己的判斷,要求對方按照自己的方式執行。「你不該這樣。」、「你應該那樣。」多少的情緒與衝突都是在這樣的模式下產生。

想改變這樣的模式,那就從祝福做起。

A「親愛的,我思考了很久,決定要離職了。」

B『好啊,我支持你,但是工作怎麼了?你願意跟我說說嗎?』

 

A「媽,最近我參加了學校社團,在那邊交了很多新朋友耶!」

B『真的啊,很棒耶!快跟我說說社團裡發生的事,但是別忘囉,讀書才是身為學生最重要的本分。』

 

A「我決定趁這段假期去學潛水,享受在海裡悠遊的快感!」

B『好棒喔!可以近距離觀賞海底世界一定很漂亮吧!』

 

A「我決定要做近視雷射手術。」

B『恭喜你終於要脫離戴眼鏡的日子了,手術後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吧,你要多保重、多休息喔。』

從現在起試著對人柔軟及包容、為他人的決定獻上衷心的祝福,我們的生命將減少許多衝突,並增添幾分和樂。

作者簡介

施皇任  中國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

自2013年開始學習東方心理學至今,我就愛上了與人分享人生使用手冊,我嘗試著從咖啡廳及麥當勞開始,持續至今,累積了上千人的對話經驗,從沒想過自己也有這麼一天,可以發揮自身的影響力去給予他人勇氣與溫暖,協助每個人找出遭遇的核心問題,在送出祝福的同時,反倒讓自己獲得更大的內心力量,這一切都是我始料未及的。

期許大家能夠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並且感到自在踏實,無懼的面對人生,讓這個社會能夠更加和諧及溫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