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姻,從來都不是一個人的事情

這個女孩曾經被花心浪漫?的男生傷害過,因此她最後選擇打一張安全牌,進入安穩的婚姻生活。

聆聽她的感情故事~
結婚前我就體會到他是個不浪漫的男人,但他是個做事情負責任,讓我有十足安全感的男人。

婚後,我們走在路上,大多是我去牽起他的手,他很少主動;
在家裡,是我主動去抱抱他,他也很少主動過來抱抱我。
我們夫妻相處這麼多年,他終究還是被動,
終究還是個憨厚的木頭先生。
家裏的大小事似乎與他無關,孩子很少與他接觸,他總是回應:「孩子比較聽妳的話呀!」
我最近對這個婚姻毫無期待,有時會產生很想要離開他的念頭。

我在公司上班時,總會被一些年輕男生逗得笑哈哈,心差點都快要跟著飛出去了~自己突然驚覺,這樣的婚姻生活是要維持多久,我一點也不快樂。

我為了維持這個看似完整的婚姻,我盡量做到妻子應盡的本分,也嘗試與他溝通,最後我還去買育兒書籍、夫妻相處的相關書籍給他閱讀,希望他能有所改變。

如果我們夫妻關係再這樣下去,沒能改善,我想我會等到孩子們再大一點,我會向他提出離婚。
感情故事在這兒先告一段落。

用犧牲妥協/控制主導來經營婚姻,結果可想而知

我們是否發自內心關心過對方?牽手擁抱,讓對方感覺不自在?
什麼原因讓他總是不舒服?
牽手擁抱才代表自己有被愛的感覺嗎?

我們看到的是結果
(牽手!擁抱!)
需要回去找源頭,試著同理對方。也回頭看看自己,為什麼自己這麼在乎是誰主動?
有沒有可能是自己掌控慾望強呢?雖然希望自己小鳥依人,卻總是將事情攬到自己身上來?關係就這樣一次次的訓練最終被定調成功,過程中我們絲毫都沒有任何感覺。

自己堅持扛著家庭責任,而且安穩的婚姻,當初也是自己心甘情願決定的,在沒有任何的退路的情況下,必須一再的告訴自己我可以忍受,我有辦法承擔下去,為了這個家、為了孩子們,我能接受「我被犧牲掉」,我能接受「不做真正的自己」,我能接受「持續壓抑自己的感受」。

當壓抑持續久了,內在會隱隱作痛、容易胡思亂想,會想往外求、渴望得到愛情的滋潤、內心深處極度渴望被另一伴呵護疼愛,哪怕只是簡單牽手與抱抱~

有過幾次的怦然心動,都是因為自己太久沒有感受到愛情甜蜜感,才開始靜下心來正視自己內在的聲音。

內心是否會想要回到小時候?總是接收到父母親或是照顧者給予滿滿的疼愛,很想要回到過去,去享受幸福感與依戀的感覺~

當現實配偶與理想配偶,不太一致時,就容易產生許多內心戲。

你就是自己最忠實的粉絲

你/妳 真的心甘情願嗎?
總是為這個家庭犧牲奉獻與付出,成為自憐的最佳藉口。
在家中,握有掌控權以及發言權者,已經悄悄地影響另一伴與孩子的關係連結。
上班回家後,希望自己可以一肩扛起所有家務,自己來陪伴與教育孩子,把自己扭曲不成人形。
當自己內在極度不平衡不舒服,
臉上將很難呈現自在的笑容,說出來的話與傳遞出來的能量,就像是斷了訊號一般,這樣的狀態,對方是收不到愛的訊息。

通常我們花很少時間來認識與瞭解自己,卻花很多時間去關注另一伴。人啊,就是這樣,總想把對方變成自己,但其實我們不用改變我們的另一伴,只要從關注我們自己開始。

透過書寫✍️文字,盡量公正客觀的記錄,漸漸會看懂,自己日常生活中,時常塞住、卡住之處在哪兒,可以先從這些地方進行加工,透過一次次的調整,關係會漸漸地越來越舒服。
(當然透過學習東方心理學,可以更清楚自己需要加工的地方)

「關係」看不見摸不著,但卻感覺到它的存在~家是個重視感受,充滿著無條件的愛與包容的地方。當看懂本質,看懂背後真正的原因,進而自我覺察,同理與改變,持續給予祝福與感恩,該繼續還是離開,唯有自己最清楚。

我想要繼續我的婚姻,
可以呀!
我想要離開我的婚姻,可以呀!
只要自己的內在,能夠平靜舒服自在,自然而然就會得到答案。

作者簡介 黃冠寧 / 國際心理諮詢師

開始接觸「東方心理學」是在2017年丁酉年,當時自己從事銀行理專已有13年的時間,除了想尋找自己的價值外,也希望自己可以帶給客戶更多附加價值。

理專這份工作,除了幫助客戶進行資產規劃,更需要懂得聆聽。但光聆聽家庭故事卻無法協助,似乎感覺缺少了些什麼。

過去的自己,很在乎別人的看法,容易得理不饒人,容易因工作壓力造成情緒起伏,把情緒帶回家。

透過半年的持續學習、閱讀、與人對話,將所學落實在自己的生活中,我的另一半與同事們紛紛給我正面回應:「妳變得不一樣了!」

收穫最大是能夠在事件發生當下觀察到自己內在情緒,並且透過一次次練習,花更少時間調整好它,且看事情的角度會自然朝正向思考!

當看懂本質,瞭解自己的信念、天賦價值,好運好事自然而然的發生~